人畜無害

这里It
是只壁虎,四处爬墙
沉迷Gaster无法自拔
我爱Sal
瘦叔怎么这么池

之前咪加的点梗,两个人疯狂搞事情,两篇的图片都比较大,不知道能不能清晰加载。啊,谁能给我粮,我快饿死了😭😭😭ooc有,慎入

2017-08-21 /  标签 : sally face 40 1

大家辛苦了❤生日快乐

咪加:

祝SteveaMoose生日快乐!谢谢大家参与 活动名单在后面 @人生苦长  @Cosinaly  @Satoshi  @南梓  @一番_Kuloga°  @🌚金魚魚🌝  @总在拖稿的闪亮亮  @阿紫紫紫紫_ @人畜無害  还有在制作名单里的天使们辛苦啦w

寻找灵魂之旅

极限一小时个屁嘞
短打
依旧LS
ooc有,慎入

Sally Face是个没有心的人。在他胸腔的左侧,空荡一片,什么都看不见。他还活着,有体温,有呼吸,有思考,他的神经还连着机体。但谁也不知道,年仅十五岁的少年究竟是在何时把自己的心弄丢了。
Sally Face的灵魂是不完整的。
他常常问自己:为什么我没有心。于是他时常向天祈祷,我想找回我的心与灵魂。形同一条离开水的鱼,命不久矣。直到某天,他听见了一个温柔的声音,像是自己已逝的母亲。
“我的孩子,一路向西走吧,你会遇见你最恨的人。”
于是,他遵从指示,踏上了一条铺满荆棘的道路。他走过了荒漠,走过了春夏秋冬,走过了雨露风霜与月华。听过了新叶的滋长,听过了飞鸟的...

2017-07-22 /  标签 : sally faceLS 57 1

See Blue

这篇特短,这是刀吗,不是刀吧
偏童话向,失忆梗已经玩烂了,但就很想写一写Larry
LS很棒
ooc有,慎入

Larry Johnson是个极其健忘的家伙。他知道自己姓什么,叫什么,长什么样,父母的名字是什么。然而仅限于此,他根本无法回想起曾经发生的事。无论是一天,两天,还是一个月,半年。他尝试写日记,拿起红头钢笔在米黄色的纸上书下一个又一个漂亮的花体,然而记录的却是极其琐碎的日常,久而久之,再也没写。
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有关记忆缺失这件事,连父母都没有。每个早晨对他来说是如此的新鲜又是如此的残酷。睁开眼对着空荡荡的白墙壁恍然若失地说一声早上好。他活得小心翼翼,无法放开说话,他总得思考昨天的自己是怎么样...

2017-07-20 /  标签 : sally faceLS 77 4

再别

LS太好了,太好了
ooc有,慎入

Sally Face独自一人走在荒废的泥泞小道。几日前的那场官司打得有些莫名其妙,不过只要结果可人总归来说是场漂亮的胜仗。他没来得及剪去过肩的蓝发,与父亲打理打理了狱后生活便匆匆离开,他得回去。
杂草覆盖了路面,已经很久没人来了。道路的尽头指向一栋五层的公寓楼,爬山虎占据了整个墙面,通过破碎的玻璃门窗毫无礼节性的闯进了每个房间。他记得这里曾经是有多普通又是多奇妙。
Sally Face回到了爱迪森公寓。
他不排斥这里,这里给了他一生(或许是一生)最大的冲击,灵异,阴谋,甚至和一个鬼魂小姑娘成了朋友。为此,他蹲了几年牢饭。狱警,狱友都认为他疯了。
Sally Face是个...

2017-07-15 /  标签 : sally faceLS 155 9

鬼来电

Bill×Dipper
一时心血来潮的产物
想试试纯对话,想写个温柔的Bill
就当,万圣节贺文吧
并不恐怖

嗡—嗡—嗡
“您好?”
“······”
“您好?”
“······”
“请问,您听得见吗?”
嘟—嘟—嘟
“嗯?”
难道是,恶作剧?
嗡—嗡—嗡
“您好,请问您有什么事?”
“······”
“如果您是广告推销的话,劝您不要再打...

水中石(2)

Bill×Dipper
束缚向,有点监禁的味道
但愿我的语法没有错误
ooc肯定有,慎入

  
Dipper Pines现在的感觉岂止能用糟糕一词来概括。行动不便的手脚,诡异的世界以及那个俯视着他的恶魔——Bill Cipher。他本该死在多年前的炎炎夏日。Stanley以记忆作为筹码,与生灵进行等价交换,换取他个体的灰飞烟灭。这笔交易是成功的,Stanley醒后的那句充满怯懦的“小姑娘,你是谁?”足以说明这一点,什么都不记得了,自己的侄子侄女,自己的兄弟,自己的家,自己的名字……好奇,期待,那是只有新生的婴儿才会有的眼神,然而却出现在张沧桑的老脸上。
“好久不见,松树。”
“Bill……”...

水中石(1)

Bill×Dipper
束缚向,有点监禁的味道

Dipper Pines现在感觉很不好,像是被浇了盆冷水,从头淋到脚,寒气通过毛孔渗透进他的皮肤,侵蚀他的血液,令他产生血液凝固,永不循环的错觉。周遭的一切映射在那朦胧的睡眼中,竟是如此神奇,神奇到诡异。从天而降的茅草房,五条腿的斑马以及狂风暴雨中的撒哈拉沙漠,一切都显得那么称他的心意,对他而言这里简直就像是天堂。如果没有束缚手脚的锁链与深陷土壤的铁柱那就更完美了。Dipper努力回想着之前所发生的一些事情。他记得他和Mable又去了趟重力泉,和他们的父母一起,因为和Soons约好的要在小屋办场party庆祝他们的十八岁生日。
See...

代换

感谢痴女太太的梗!然而写得非常非常渣,但是还是感谢痴女太太!(土下座)@杰埼痴女
ooc慎入

你相信命运吗?
我信命但不认命。

“呐,杰诺斯,我死后你打算怎么办?”
他的恩师总是能一脸平静的问出让他讶异的问题。室内的空气胶着到可怕,桌上的火锅冒着可见的热气,汤汁还在锅中“咕噜咕噜”的翻滚着。有些日子没出太阳了,窗外正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,漾起的涟漪像是打在他的心湖里。他谨慎的斟酌。老实说,他并没有细想过这些。什么时候忘记的呢?人类具有生老病死的这种特质。或许是从变成改造人的那天起就遗忘了,亦或是恩师太过于强大,强大到令他不由自主的认为眼前的人可以跨越生死。原本美好的幻想着两人可以永远在一起,他终究...

2016-02-18 /  标签 : 杰埼 101 6

Tumble

半残杰×医生老师
小杰心机boy
大写的OOC(PS:听完rolling girl所延伸的脑洞,强势安利这首歌)


失去父母之前,他过得算是幸福。车祸,鲜血,死人构成了十五岁的他全部生活。泪眼朦胧,他看着双亲护着他那张绝望的脸,几近崩溃。某样尖锐的物品刺进他的右眼,每动一会,感觉有只手指伸入眼眶,挤碎眼球,连着眼中流出的不明液体以及鲜血一起搅拌,痛苦的哀嚎。他努力的将伤痕累累的手向着窗外够去。车外的阳光很明媚,明媚到晃眼。如果没发生这样的灾难,对他而言那日应该是个和家人一起出门踏春的好天气。指尖已接近窗框,只要再稍加使力便可触及,然而他也就到那为止了,陷入昏厥的他被拖入了黑暗。
他醒来时自己...

2016-02-16 /  标签 : 杰埼 66 13